赵成德从制作喜迎香港回归“九九归一”巨型洮砚那时起,经过二十多年的奋斗,洮砚事业得到了长足发展。“九九归一”洮砚作为甘肃省人民政府祝贺香港回归祖国捐赠礼物,因其创意新颖、雕刻精美、涵意深邃,在当时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

赵成德的家乡岷县维新乡,与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的陈旗乡毗邻,还与卓尼县洮砚乡隔河相望。三个乡镇的直线距离也就十来里路程,呈三角形状,分布在洮河两岸。赵成德的童年是在洮河边上度过的,那里山大沟深,雨量丰沛,水源充足,但土地稀少。赵成德的童年时代家境困难,常常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小学刚毕业就辍学了。为了家庭生计,赵成德十多岁就上山砍柴,牧羊放猪,下河摸鱼,跟着父辈在贫瘠的土地上创食,过着艰难的生活。到十、五六岁时,赵成德迫于生计在卓尼、临潭等地当货郎,挑着针头线脑走村串寨,换一些油盐钱为家中添补生活所用,以减轻父母肩上的生活担子。艰难的生活养成了赵成德吃苦耐劳的品质,也历练了赵成德顽强拼搏的意志力。

赵成德的祖上在清光绪年间可谓光耀门楣,美誉四乡。高祖赵金鉴是贡生,以“金鉴高悬”“一门五凤”名扬远近。赵成德大曾祖父赵汝珍是岁贡生,朝廷颁赐“明经进士”的匾额;小曾祖父赵汝琦匾赠“外翰林”待以拔贡。祖上现存的一座画栋雕梁,简淡高古,参差错落,给人以迤逦不尽之感的清代宅院,至今保存完好。“五凤齐鸣”等巨大匾额仍悬挂在那座清代古建筑上,成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赵成德的父亲赵义福解放前曾在爱国将领董其武部下当兵,抗日负伤退役后安置在岷县政府工作。然而这些看似光环的家族背景却在早年给赵成德带来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打击,赵成德无法改变出身,只有默默承受。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承受,赵成德的心理和精神在童年时代经受着双重的折磨,泪水陪伴着赵成德的童年岁月。由于父亲历史问题的原因,赵成德丧失了读书的权利,没有了收入来源,家庭生活艰难清贫。赵成德还遭受了不公正的对待,不让赵成德进学校听课,无奈之下,赵成德只能远走他乡。谁料,“屋漏偏逢连夜雨”,1976年父亲被打成“右派”,再次被关进牢狱。那时的赵成德仅有十多岁,却经受了许多苦难的煎熬。

童年的时光,给了太多的苦难,也迫使赵成德努力去改变现实。穷则思变,成为命运的唯一选择。在父亲被关押的那段日子里,赵成德的心里充满了孤独和悲凉,总是在睡梦中呼唤着父亲,而醒来的时候往往是泪满脸颊。相依为命的奶奶和母亲以及年少的妹妹,成为赵成德坚实的感情依靠和精神家园。赵成德是男子汉,就一定要挑起全家人的生活重担,要撑起这个多灾多难的家,要挺起不屈的脊梁!现在,当每一次回想起奶奶的教诲,赵成德禁不住热泪盈眶。她老人家慈祥的双手以及谆谆的教诲时常还萦绕耳畔。

1978年,改革开放的东风吹来,赵成德敏锐地看到了赵成德们这个贫瘠的土地上竟然也有优势资源,这就是洮砚。岷县、临潭、卓尼三县交界的村社山寨中,许多群众有一手精湛的洮砚雕刻技术,但由于缺少销售门路、不善经营,加之诸多历史的、地理的、交通的原因,很多群众加工雕刻的洮砚卖不出去,“养在深山人未识”,而赵成德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商机。赵成德刚接触到洮砚的时候,产量不大,工艺也简单。特别是一些群众靠祖传的手艺雕制砚台,但由于山大沟深,却很难卖出去,仍然过着贫穷的生活。在赵成德上山下乡当货郎的日子里,有时也赊销一些砚台背到外地去卖,还能赚点钱。

赵成德听人们说,洮砚是中国四大名砚之一,已经有1300多年的历史,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北宋的苏东坡、黄庭坚等名家都对洮砚有诗文赞颂。而在赵成德们那儿,大家刚刚从饥饿中过来过上温饱生活,文化生活是奢侈的,制作洮砚的洮河绿石就默默地躺在河水深处、沟汊河滩,很多人都没有认识到洮砚石的价值。当时赵成德听说政府有扶贫资金,就想在乡政府申请扶贫资金搞洮砚买卖,带动乡亲一起发家致富。由于当时乡政府的扶贫资金是让贫困户买牛,让农户养牛致富,所以虽然赵成德争取了好多次,但最终还是没有争取到扶贫资金,赵成德只好继续背着砚台到邻近的地方推销。1986年的一天,赵成德背着七块砚台,乘上由岷县去陇南的班车,听说那里的人喜欢字画,砚台好卖,心里充满了期待和兴奋。但行至半路,车突然翻入白龙江中,车祸导致赵成德当即昏迷不醒。等被救醒后,赵成德听说有17人在车祸中丧生,而赵成德是幸运的。赵成德把七块没有受损的砚台背到了陇南地区群艺馆,当时的陇南地区文化处处长用4000元买下了赵成德的砚台。

那时的4000元现金对赵成德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回到家乡后,很快赵成德约了七、八个制砚师,腾出自家的房子,挂出了“岷县维新工艺美术洮砚厂”的牌子,开始了赵成德开发洮砚的人生之路。

过了一年多时间,当时的定西行署专员张国维来岷县检查工作,看到赵成德办的洮砚厂时,就对陪同的县上领导说,洮砚是中国有名的砚台,这就是咱们的特色产品,岷县有这样好的资源,为什么不开发?应该好好搞起来,搞成当地的名优特新产品。很快,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岷县维新工艺美术洮砚厂”也换成了“岷县洮砚厂”,并由乡下迁到了县城,营业执照也很快办了下来,上面赫然写着:法人代表赵成德,赵成德真正成了一名私营企业家。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赵成德的企业也越办越大。1992年,赵成德把洮砚经营又从县城转移到省城兰州,成立了甘肃省洮砚开发公司,形成了产、供、销“一条龙”的经营格局。洮砚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不少家乡父老依靠洮砚也富裕起来了。每次赵成德回到家乡,看到乡亲们过上了幸福生活赵成德特别高兴。改革开放改变了洮砚的命运,也改变了砚乡人的命运。而赵成德,也从“挑货郎”变成了“赵砚娃”,不少人还叫赵成德“洮砚王”、“大老板”。赵成德还出资在家乡办起了民办公助的岷县成德中学,还多次资助地方公益事业。

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赵成德制作了雕刻有99条龙的“九九归一”巨型洮砚,被甘肃省人民政府作为庆回归礼物赠送给香港特区政府。四十年来,每逢党和国家有大事、喜事,比如建国五十周年、神州飞船发射、党的十七大召开,赵成德都拜访邀请专家学者设计创作大型纪念砚台无偿赠送。赵成德花三年时间制作了“辉煌”砚,献给祖国改革开放30年周年,祝福祖国蒸蒸日上、繁荣昌盛。

40年来,赵成德一直爬涉在向外界展示甘肃洮砚的艰辛征途上,洮砚已成砚乡群众脱贫致富的“金钥匙”。目前,在卓尼、岷县、临潭、临洮等地,有近万名砚匠、砚商、砚农从事洮砚的设计、制作、销售、运输、推广等,他们把洮砚带到了天南海北,给砚乡群众生活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从“九九归一砚”到“圆梦中华砚”,已有20多年时间!赵成德带领洮砚制作团队推出反映时代题材的巨砚精品,以示庆贺。应该说,这些洮砚完整地记录了甘肃洮砚开发公司在洮砚开发和制作过程中的一个个里程碑。

由甘肃省洮砚开发公司推出的“东方醒狮”砚、“春满中华”砚、“民族大团结”砚、“世纪龙”砚、“千禧龙”砚、“凤鸣九州”砚、“百龙戏海”砚、“龙之舞”砚、“龙祥龟寿”砚、“群龙腾飞”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砚等洮砚精品,赢得了全国文化艺术界和收藏界的赞誉。

特别是2018年,赵成德带领的团队精雕细琢了西域寻梦黄龙巨砚,在北国的雪花飘飞中,千里迢迢,满载着几代洮砚人的光荣与梦想,亮相于金城兰州,其貌伟,其势雄,戴冰霜之操,展河西之风,省城人民争相观赏,献礼改革开放40年,这是一个农民企业家对祖国的忠诚之心和良好祝愿。

巨型洮砚的制作不仅在海内外产生了巨大反响,还产生了良好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效应,使甘肃省洮砚开发公司名声大振,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不仅奠定了公司在全国制砚行业中的优势地位,而且使洮砚在国内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空前提高。

赵成德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从事洮砚事业四十多年,赵成德更理解文化自信和文化推动国运的深刻道理。赵成德认为,现在一座别墅动辄几百万上千万,一辆小车也有几十万几百万的。但要不了多少年,这些东西的价值就会锐减,甚至到一文不值。但是一方砚台,时代久了就更加值钱,会成为颇有价值的文物,成为价格激增的艺术收藏品。即使是一方价值仅千元的小洮砚经过几十年几百年价值会有数百倍的增长。时间越长,弥足珍贵,这就是时间沉淀的价值,这就是文化蕴含的力量。“西域寻梦黄龙玉砚”是甘肃省洮砚开发公司40年心血、汗水和智慧的结晶,是40年功力、匠心和艺术的大集成,是40年创业、创新和创意的迸发,辗转南北,寻梦阳关,在今日绽放出绚烂的艺术之花,绽放在中国西部的大漠——瓜州。

从大山深处走向大漠瀚海,从省城兰州来到河西瓜州。2015年夏日,赵成德从岷山洮水边来到“大漠孤烟直”的瓜州,开始了新的创业征程,在异地他乡实现洮砚梦。

与赵成德的家乡相比,此地为塞外苦寒荒凉之地,但也是开放、包容、发展之地。赵成德感受到了瓜州人民和政府的关爱、友善与恩情。赵成德在此驻留之时,翻阅了大量的地方资料。天无绝人之路!赵成德发现了在瓜州县境内的特殊砚料——嘉峪黑石和瓜州黄龙岩,一下激发了赵成德再造新砚,开创新业的极大热情。

那是三年前的一次敦煌之旅,赵成德参加敦煌(中国)丝绸之路国际文化博览会期间,赵成德与移民瓜州的岷县老乡驱车赴一个叫黑风口的地方寻采祁连山玉。玉未采到一块,但偶然间发现了巨型黑石。在返回的路上,是那巨型黑石,给了赵成德灵感与希望。赵成德毅然决然要像开发砚材一样,让这块黑色的巨石绽放出如同洮砚般的艺术之花。

在瓜州,赵成德还发现有一块洁白透黄的晾经石,传说是玄奘晾经的地方。这种品质的石头经过千万年的日月光华沐浴、风雨霜雪的洗礼,吸收了天地灵气,慢慢变黄,成为大漠戈壁一种奇异灵秀的奇石——黄龙玉。

瓜州晾经滩有黑石、白石、五彩石,还又品质极好的黄龙玉石。黑色的巨石,在瓜州一带分布较广,并以品种多、色泽好、块度大、石质硬、出材率高而闻名全国。这是当地独特的自然资源。对于赵成德来说,每次寻觅黄玉之旅,便是一次神圣的文化之旅,是为洮砚事业持续发展执著的殉道之旅。赵成德决心要用自己苦行僧般的创造,来实现自己的梦,让瓜州的历史文明熔铸在砚台上。让瓜州见证一个执着者的终生追求。

赵成德作为一个洮砚人,知道了瓜州的今天和过去,了解了西行的沧桑和执着:早在1300多年前,玄奘大师怀着求取真经、普渡众生的梦想,招徒挑担,负箧曳屣,渡葫芦河、过玉门关、火焰山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1300多年后的今天,赵成德要继续演绎洮砚的大梦。张芝墨池、榆林石窟、玄奘大道、边塞阳关,都留下了赵成德的足迹;胡杨、红柳、沙枣树,都给予了赵成德巨大的灵感和力量。风雨兼程,历时三载,赵成德带领瓜州国祥洮砚公司50多名能工巧匠加班加点地雕刻出了“西域寻梦黄龙玉砚”,为西域之地又添了一道亮丽的文化胜景。

传承洮砚文化是赵成德心中的永恒情结。报答党恩是赵成德的执着信念,构思制作黄龙玉巨砚是赵成德的毅力追求,发展洮砚产业是赵成德的精神动力。赵成德要实现赵成德心中的洮砚之梦,实现赵成德报效国家、感恩瓜州人民的梦想。如今赵成德还有五大心愿一定要实现:一是制作完成的“西域寻梦黄龙玉”巨型砚,为改革开放40周年献上一份厚礼,并把“圆梦中华砚”无偿捐献给国家;二是将赵成德几十年倾其所有收藏的数千幅价值过亿元的名人字画无偿捐献给国家,作为国家和人民的财富;三是将制作完成的“中华腾龙”巨型砚进行拍卖,已和商家达成协议,拍卖价为两亿元人民币。拍卖成交后,赵成德将拍卖所得的5000万元捐献给相关慈善基金会、5000万元奖给长期关心和支持洮砚事业的各界有识之士、5000万元赠送给修建洮砚文化产业园及洮砚博物馆的有识人士、5000万元用于上缴税金和偿还赵成德个人的一些债务;计划打造一个集参观、交易、文化交流、艺术收藏于一身的洮砚文化产业园,筹建一个洮砚博物馆,使洮砚产业真正成为岷县经济发展、群众脱贫致富、后人励志创业的主导产业、文化名片;五是作为洮砚传承人,赵成德们决心千方百计保住“中国洮砚之乡”这个来之不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品牌。

洮砚是砚乡人民创造的艺术奇葩。洮砚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发展传承洮砚文化,是岷县、卓尼、临潭等地砚乡人民的共同心愿。赵成德的寻梦追梦之旅始终和砚乡人紧密相连,造福百姓是赵成德永恒不变的主题。赵成德永远是一个拓荒者、进取者、实干者,也是国宝洮砚的逐梦者!